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尽碧

我是被遗弃在天边的孩子,步行回,福禄双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文学、民乐和旅游

网易考拉推荐

伟大的法海  

2014-12-13 21:13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一直以为是人的喜好改编了事实。起初,我以为是河坊街余庆徐堂的伙计许仙到西湖断桥游玩,因色心被妖附身,他变成了植物人,净寺修道的高僧法海一日偶遇,慈悲心起,便打掉了妖,押入雷峰塔下,治好了许仙的病。但是,事实还不是这样,我最近在网上看到有一先生写的一篇文章,说是看到了的故事原型,还不是这样。

先生说,在后人改编的电影中,妖化成的美女成了人们赞扬的对象,而降妖的高僧法海则成了多管闲事对像。现代人观念变异,好坏不分。故事原型如何呢?先说高僧法海,法海本是唐宣宗时的宰相裴休的儿子,他出家后,来到了金山的一个洞中修炼。一天他正在打坐,突然有一条白蟒出来盯着法海。法海和尚运用神通,将白蟒赶走。这便逐渐有了法海与白蟒斗法的故事。

其实,中国自古就有包括精在内的各种妖魔害人的传说,如唐代传奇小说中的《白记》里就说了一个白成精,化成美人,迷惑好色之人,然后吃掉的故事。小说强调:万万不可为色欲所迷;人、妖不可共居的道理。

杭州一带,古时同样也有妖害人的记载。据杭州《净慈寺志》记载,在宋代该寺附近山阴曾出现过巨蟒,并会变成女人时常蛊惑害人;而陈芝光《南宋杂事诗》中,也有 “闻道雷峰蛇怪”之说。

又据清初常熟钱曾所辑《也是园书目》中,宋人词话作品《西湖三塔记》中所写:由白蛇幻变的女子在西湖迷路,得到奚宣赞的救助,但蛇妖却要吃奚的心肝。最后蛇妖被镇压在西湖三塔之下。一样也是强调人、妖不可共居。

到了明朝时期,有个叫冯梦龙的作家在《警世通言》中整理了白蛇故事,写成了名为《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的短篇小说。小说里开始把蛇妖人格化,但主题依然是讲蛇精害人,害的许宣几次遭灾,还是强调人妖不可共居,为人不可好色;法海和尚依然是正面人物。在这里我只引用《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的结尾部分,大家一看即知。

许宣游玩西湖遇着美女白娘子,因执于色欲,便结为夫妻。但白娘子乃蛇精所化,多次给许宣带来祸害。许宣从高僧法海禅师处知道白娘子乃蛇妖后,便坚决要求除妖。许宣按法海所教将钵盂按在蛇妖头上。

“随着钵盂慢慢的按下,不敢手松,紧紧的按住,只听的钵盂内道:‘和你数载夫妻,好没一些儿人情!略放一放!’许宣正没了结处,报道:有一个和尚,说道:‘要收妖怪’许宣听的,连忙教李募事请禅师进来。来到里面,许宣道:‘救弟子则个!’不知禅师口里念的什么。念毕,轻轻的揭起钵盂,只见白娘子缩做七八寸长,如傀儡人像,双眸紧闭,做一堆儿,伏在地下。禅师喝道:‘是何业畜妖怪,怎敢缠人?可说备细!’白娘子答道:‘禅师,我是一条大蟒蛇。因为风雨大作,来到西湖上安身,同青青一处。不想遇着许宣,春心荡漾,按纳不住一时冒犯天条,却不曾杀生害命。望禅师慈悲则个!’禅师又问:‘青青是何怪?’白娘子道:‘青青是西湖内第三桥下潭内千年成气的青鱼。一时遇着,拖它为伴。

它不曾得一日欢娱,并望禅师怜悯!’禅师道:‘念你千年修炼,免你一死,可现本相!’白娘子不肯。禅师勃然大怒,口中念念有词,大喝道:‘揭谛何在?快与我擒青鱼怪来,和白蛇现形,听吾发落!’须臾庭前起一阵狂风。风过处,只闻的豁刺一声响,半空中坠下一个青鱼,有一丈多长,向地拨刺的连跳几跳, 缩作尺余长一个小青鱼。看那白娘子时,也复了原形,变了三尺长一条白蛇,兀自昂头看着许宣。禅师将二物置于钵盂之内,扯下相衫一幅,封了钵盂口。拿到雷峰寺前,将钵盂放在地下,令人搬砖运石,砌成一塔。后来许宣化缘,砌成了七层宝塔,千年万载,白蛇和青鱼不能出世。

且说禅师押镇了,留偈四句:

西湖水干,江潮不起,雷峰塔倒,白蛇出世。

法海禅师言偈毕。又题诗八句以劝后人:

奉劝世人休爱色,爱色之人被色迷。

心正自然邪不扰,身端忽有恶来欺?

但看许宣因爱色,带累官司惹是非

不是老僧来救护,白蛇吞了不留些。

法海禅师吟罢,各人自散。惟有许宣情愿出家,礼拜禅师为师,就雷峰塔披剃为僧。修行数年,一夕坐化去了。众僧买龛烧化,造一座骨塔,千年不朽,临去世时,亦有诗八句,留以警世,诗曰:

祖师度我出红尘,铁树开花始见春。

化化轮回重化化,生生转变再生生。

欲知有色还无色,须识无形却有形。

色即是空空即色,空空色色要分明。”

一看方才知道,这根本就不是讲什么爱情故事,更没有歌颂白蛇对爱情的忠贞,完完全全是一个除妖的故事;是一个当事人对佛法从不信到信的故事。

到了清初,在戏曲《雷峰塔传奇》中,白娘子开始成了正面人物,而法海反而成为破坏白许婚姻的罪魁祸首。戏曲里还出现了“盗取仙草”、“水漫金山寺”等完全虚构的情节,对蛇妖正面描写,许宣也成了“许仙”。

再往后到了弹词《义妖传》和《白蛇宝卷》中,善恶进一步颠倒。到了近代鲁迅居然在《论雷峰塔的倒掉》里说“试到吴越的山间海滨,探听民意去。凡有田夫野老,蚕妇村氓,除了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,可有谁不为白娘娘抱不平,不怪法海太多事的? ”真是对高僧法海极尽讽刺嘲笑之能事。

到了现在,在河南某处,据说是当年白娘子成精的 “白衣仙洞” 还香火旺盛。可见正邪已是完全颠倒,妖怪居然成了人类顶礼跪拜的对象,而除妖降魔、拯救苍生的法海和尚却成为人们鞭挞的对像。

现代社会,人认为对的现 ,很有可能是错的。从《白蛇传》的逐步出现和演变中就可以看出人类的观念一步一步变异的过程。在人类道德高尚,还行的时候,人类对各种妖、魔、邪灵的态度,都是持厌恶反对的态度;都是互相提醒对方不可违背道德标准,不可好色;对除妖降魔的修炼人都是非常尊敬,颂扬的态度。然而随着人类渐渐的执迷于利、色这些过眼云烟,人也就越来越难看到真实。发展到后期,除妖的传说,竟演变成了对妖怪的歌颂。一个正面歌颂明知老婆是蛇精所变,仍然沉溺其中,不能自拔的《白蛇传》,竟然能大行其道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